口是心非

【解釋】
就是心口不一。

【分析】
心口皆是是君子,心口皆非即小人;小人大家還曉得要防他,惟有言稱堯舜,心同桀紂,口誓山海而心懷陷阱的人,最是難以測度了。這種口是心非的偽君子,事君必定不忠,事親一定不孝;交朋友必定不講信用,對待部屬下人,也一定不講道義,這種人乃是小人中的小人啊!若是使人誤信了他的話,而墮入了他的陰謀之中,那麼這種的罪行,在陰間的果報就比陽間罪惡還要大好幾倍啊!佛經說:「妄言惡口之人,死後墮入拔舌烊銅犁耕的地獄之中,要受過久遠劫很長時間的痛苦之後,才能再投生為畜牲,經常以荊棘作為食物;若是再投生為人,則不會具有舌根,口氣總是臭穢不堪;就算他說了善言,別人也不會相信;因此造了口是心非的罪業,就會獲得如此的果報!」能敢不戒嗎?

明朝的薛文清說:「易經說:庸言必信。平常所說的話,一般人都以為是不要緊的,因此而養成了說話輕率,而且又不謹慎的壞習慣;殊不知說了一句假話,便是言語上有了過失;所以能夠做到庸言必信的人,那麼他的道德修養,一定是很高明啊!」

故事一:
宋朝司馬溫公(司馬光),在談到劉器(劉侍制)為什麼能夠做到「盡心行己」的修養功夫的時候說道:「他的秘訣,就只是做到了『誠』而已矣!而要做到『誠』的工夫,就必須先要從不妄語開始做起。」司馬溫公又曾說到:「劉器的平生,只是一個『誠』字,他能夠把『誠』字做到了顛撲不破的地步啊!」當時的市民田叟說道:「若是經過南京,沒見到劉侍制,就如同經過泗州(山東曲埠),沒見到大聖孔子一樣的遺憾啊!」為什麼他們能夠如此的感動人心呢?答案也只是誠而已矣!

【再析】
我們看到了這個事實,就應該知道誠字怎麼會誤人呢?為什麼人們卻不肯對誠這個字痛下功夫呢?

故事二:
任國佐有一次生病,病了很久都沒有好,就請道士設立醮壇,向上天祈求保佑平安健康;任國佐就在晚上睡覺做夢的時候,聽到神明對他說:「任國佐,你平生為人,心口不一;從小到大都沒做一件好事,你這一生所積的罪惡,閻王已經定了案,你的死期馬上就要到了啊!」果然沒過多久,任國佐就死了。

【再析】
須知五行之中的土並沒有定位,而五行(金木水火土)卻是以土為主;春夏秋冬四時也依賴著它而運行,萬物必須要憑藉著土才能夠生長。而論到仁義禮智信五常的時候,則是以信為主了。若是仁義禮智所謂四端的根源沒有了信,則也不能成就其為仁義禮智了啊!所以中庸說:「誠是萬事萬物的始終本末,不誠便就虛妄無物了啊!」現在人說話的時候,對人並沒有真誠心,這樣子怎麼能夠自成其人呢?若是能夠從此改過覺悟,言行一致,表裡相應的話;則遇到了事情,就可以坦然的面對,經常的保有餘裕,做到了仰不怍於天,俯不愧於人,這樣豈不是很快樂嗎?然而這是我們最容易犯的毛病啊!而且預防檢討起來,都是很難做到;所以千萬不可以稍微的放鬆,使自己自絕於光明正直,而走入了黑暗滿布荊棘的危險境界啊!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