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譴雷誅-一位道親的懺悔

從求道以來我內心的掙扎便很劇烈,在善與惡、佛性與積習間痛苦掙扎,而這段過程中我真實 感受到我們天道弟子求道時所立之愿「若不照愿行,必遭天譴雷誅。」願將這段痛苦經歷提供給道 親作為借鏡。
我求道雖已多年,但接近道場則是一年多來的事,在佛堂雖與道親相處得尚稱融洽,但卻常本 著「虛心假意」的心去對待人,而且對前賢不以為然「藐視前貿」,所以雖然去佛堂收獲很多,但 卻常常心頭如巨石重壓般感到痛苦憂悶,甚至需要靠鎮定劑來消除內心的煩悶。在道場中常聽到「 壓陰山」的說法,而其實我的感受是陰山並非死後才會出現,當心陷入黑暗的時候,陰山便已重壓 你的心靈了。
記得去年我患了腸炎,醫好了又犯,犯了又醫,反反覆覆不勝困擾,有時整夜腹瀉不能入眠, 有一天晚上肚子又痛起來,我平日是個很容易怨天尤人的人,所以當時我心中便開始怨恨上蒼不公 平,為什麼壞事都降臨在我身上,躺在床上喊著「老天救我,我太痛苦了,只要救我我會感激您的 :」但仍然腹痛如絞,使我灰心沮喪到極點。
那天正好是雷雨交加的夜時,我躺在床上一邊埋怨上天一邊向上天求救,結果突然窗前出現白 金的閃電,轟隆隆的雷聲巨響,那一剎那我感到自己昏死了過去,被雷打得變成一條昏沉沉的遊魂 ,離開了自己的身體,真是痛苦騖懼到極點。
後來只好猛唸「觀世音菩薩摩訶薩」,唸了許久,蒙菩薩慈悲,魂魄又返回肉體才醒過來,醒 來後立刻跪在地上「求老天慈悲別再降罪,信女後悔自己怨天尤人起憤恨心,願從此不再犯過:。 」雷雨才小了些,拖著虛脫疲憊的身體我也昏昏入睡。
但從此我的腸炎便一直惡化下去,一次比一次嚴重,醫生東檢查西治療一點都沒有效,每天只 能喝點稀飯配醬瓜,但仍不斷腹潟,短期間內瘦了十幾公斤,面色蒼白全身無力,和在地獄受苦沒 有兩樣。
後來 老中救了我,令我在道場中發心做勤務工作,發愿當下,肚子立刻不痛了,在道場中做 了幾次勤務後體力便逐浙恢復,如今已脫離痛苦深淵,重獲無病一身輕的日子。
當我在道場中真正發心以後,才了悟到過去人生一切痛苦都來自於犯了「十條大愿」。求了道 以後三寶也沒有時常把持,對道更是半信半疑,這是我的第一條罪。得了難治之症本是業障現前, 應該實心懺悔,並行功立德來消業障,而我卻心生怨尤苛天罵地,這是第二條罪。與道親相處虛心 假意是第三條罪,對前質的品德、作為藐視,這是第四條罪。十條大愿幾乎條條都犯了,天證雷誅 自然在所難免。
如今總算對自己的積習痛心疾首,一心改過,不敢再隱藏自己的過失,不敢再說些虛偽無聊的 話以避人耳目。過去聽到刺耳的話,雖然不會與人翻臉,但積怨在心中,久不釋懷。如今對自己過 往的一切過失,真心在佛前懺悔,希望今後精進修行,不再犯過。
希望我的這一段心路歷程能給道親作借鏡,不要重蹈我的覆轍。
天道是一條真實的修行路,而且費力少收獲大,每次我有病痛只要誠心叩求沒有不好的,在道 場中更看了不少仙佛慈悲救渡的實例,如今我信仰堅定,人生的道路也有了新的方向與肯定,天道 的確是一條只要耕耘,必定豐收的道路。
感謝上天的慈悲。

回上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