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貫道三寶心法見証(全)

回修道故事集
她,是一個戰勝死亡的人。
幼年的貧困,磨練出她堅毅不拔的個性。歷經半生奮鬥,終於步入坦途時,卻因積勞成疾而患了嚴重的肝硬化。在十餘年和病魔決鬥歷程中,屢次在祈禱中蒙仙佛救渡。最後在她對「道」堅定不疑的信念,與三寶心法的導引中,脫離了疾病的魔掌,邁向光明燦爛的修道人生。
重病得癒,使她對生命有了更執著的愛,而對道更有信心。
初見李大嫂,就發現她臉上有一種扣人心弦的質樸。她略帶褐色的皮膚,透著一股屬於農村的純樸,直爽的笑容,給人一種絲毫不做作的親切感,眼尾間細細的刻紋,流露出坎坷的人生旅程中留下的風霜,她堅定的目光散發著不讓鬚眉的堅毅不拔;不禁令人心生證嘆:「這真是一個修行者啊!」
李大嫂幼年時,正值台灣光複初年。物質短缺,在窮鄉僻壤中,更是謀生不易。「那時家庭環境極為艱困,為了減輕父母的擔子,只好放棄了受教育的機會。但是父母親教忠教孝,嚴管勤教,對我一點都沒有放鬆。」回憶起她的童年,李大嫂非但對環境沒有怨尤,反而深深地感激父母親正確的引導。
從小她就很怕葷食,看了肉就噁心,勉強吃了,一定腹瀉不止,所以看到葷食就跑。同時她對尼姑、和尚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景仰與敬畏,凡是有德的修行者都是她尊崇的對象。尤其羨慕人家吃素,但由於未逢「大道」,所以只有常到廟媬N香拜拜,來取代對修行的孺慕。
「小時候,也不知道為什麼?就是很喜歡去廟堳糮禲C尤其與關聖帝君特別有緣,每逢心中有迷惘時,總是求助於關老爺。一些別人無法了解的痛苦,無法分擔的生命苦難,在那堙A似乎都能得到片刻的安歇。每次去燒香拜拜後,心情總是平靜許多。」她說。坎坷的歲月,艱難的環境,使她更深刻地接觸生命。在苦難中她學會了關懷別人、照顧別人,也逐漸訓練出堅強獨立的個性。「我學會了把淚水往堶惇y,只有更開朗的人生觀,才能面對生命的苦難而不被打倒。」於是豪邁直爽的個性,使她到那堻ㄕ足陞X眾的領導者。
捨去財路、賺得大道
堅強地走過二十多年艱辛歲月,嘗盡世間人情冷暖,她終於學得一身好手藝,而在十多年前台北的美容美髮界頗負盛名。後來她在安和路開了一家美容院,經營一兩年,生意越來越好。而在她正要邁向人生坦途,開創自己的事業時,卻受到房東無理的刁難。「房東看生意好,就不斷的要加房租,一加再加,我索性把房子還給她。」個性剛直的她,一氣之下,把店收起來,再去謀職。
由於當時她在美容界已小有名氣,各大美容院都爭相重金禮聘。面對那麼多家美容院,一下也不知從何選擇?崇信宗教的她,再度跑到關聖帝君面前虔誠地問:「在這些約聘的美容院中,曼都美容院所提出的待遇,是最優厚的一家。而我日後的引保師林先生開的美容院,則是其中條件最差的一家。然而關聖帝君竟然指示我選擇這家。」她毫不猶豫的依從指示。
放棄了優厚的待遇,她來到了一個天道弟子開設的美容院。「林先生是一位得道的道親,但由於工作忙碌的關係,少有機會親近佛堂。但是他的岳母,卻是一位虔信且勤於渡人的道親。」
這是個多麼奇妙的因緣與恩典?關法律主帶領著她來到待遇最差,卻有著寶貴大道的地方。在這媮鷁M沒有賺到很多錢,卻求得了千金難換的大道。
林先生的岳母,每天都在店媯項階o叨地說些仁義的道理。美容師們沒有人願意聆聽,嗤之以鼻地當做陳腐歲月的一部份,而繼續過她們虛浮的人生。只有李大嫂,也許是自幼聆聽父母教誨慣了,對於這些做人的道理有種難以抗拒的親切,但論及求道,她還是覺得自己信的關聖帝君比較好。因為當時天道還未公開,所以她能看到的天道佛堂都是小小的,而傳道又像偷偷摸摸的,怎麼能和香火鼎盛的關帝廟相提並論?所以雖然林先生的岳母天天講道理,卻一個也渡不了。
「從前對天道仍停留在傳聞,詫異中總是覺得信仰就應該光明正大的拜,而對秘傳的道不以為然。直到有一次我回故里探親時,才完全改觀。」她說。 她回故鄉嘉義探視姐姐時,正巧姐姐家附近就有一個小佛堂。她看到幾個看起來很和善的天道弟子在閒談,而閒談的內容,竟是一些蒙仙佛護庇而化險為夷的事蹟。「是什麼樣的信仰,有如此不可思議的神蹟?」她心中不覺怦然躍動著,忍不住好奇,終於問他們:「請問你們是拜什麼佛啊?」而那些道親異口同聲地說:「我們求道,信三寶。」
求道和三寶,其實是她早就耳熱能詳的名詞,只是一直執意不肯去求。她聽了這些道親的陳述,才知道原來林先生及其岳母所信的「道」是稀世難逢的大道。
於是回台北後,便主動跟林先生的岳母說:「下一次休假,我跟妳一起去拜拜好不好?」老太太喜出望外,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渡了兩年,終於上岸了。
由於她平日豪爽重義氣,在美容院中待人處事皆令人信服,所以很得姐妹們的信賴。聽說她要去求道,也都跟著她去求道,而她得道後,發現道真的是一條拯救人善良本性的道路,於是把身邊的姐妹們全渡上岸了。前前後後渡了二十幾個姐妹,一起修道辦道。從此這個美容院變成很特殊的美容院,小姐們一個個都成為吃素拜佛,氣質不凡的修道人。
找到了生命目標
求道,這個看似平常的儀式,卻有著驚人的改造力。李大嫂對求道對她的改變說:「求道前,雖然我早已吃素,但是對人生還是有著空洞、茫然的感覺,生活非但沒有目標,而且在世事變遷中常覺百般無奈,有很長一段時間甚至活不下去。我常問自己這樣活下去有什麼價值?活到一百歲有什麼意義?所以也常有輕生的念頭,很想結束這個既痛苦又空茫的人生。」
求道以後,一方面她了解了自殺是重罪,而且不能真正結束,也不能減輕痛苦。而另一方面,一種前所未有的平安,慢慢在她心中滋長,道的泉源,漸漸從心中湧流出來,淹沒了過去的憂傷痛苦。她說:
「求道使我找到了生命的目標,人生中錢財會隨著際遇而有聚有散,容貌也會隨著歲月而老去,愛情在海枯石爛以後也會變質褪色……。唯有求道是走向永恆的路,而修道辦道更是人生中最有意義的事業。」
茫然的生命遠離了她,從小仰慕修行的她,終於在天道的世界中得到那份垂慕己久的喜悅與滿足。
在充實喜悅的新生命中,她遇到了她的終身伴侶李先生。李先生是一位從小求道的道親,由於妻子過世而獨力撫養兩個女兒,父兼母職非常辛苦。他們倆因對生命有著共同的目標,於是攜手踏上婚姻的旅程,而且決定奉獻畢生之力為傳大道而奔走,做一個「道」的使者。
李大嫂也從此視兩個女兒如己出,而不再生育子女,不久李先生領了天命成為領導一方的點傳師。
死亡邊緣的再生
眼看著婚姻、事業都漸入佳境,兩個女兒也一天天長大,修道的路更令她時常在感動中。然不幸的事卻發生了,過去的厭世使她未曾注意過身體的健康,加上長年過度疲勞日漸累積成疾,當她發現情況不對時,到醫院檢查已經是肝硬化了。肝硬化是一種相當痛苦的疾病,令她倦怠、失去食欲、嘔吐、腹部發脹,且心情鬱悶,天天失眠,最可怕的是隨時可能演變為肝癌。
經過十年的藥物治療後,病情仍不見好轉,反而日益嚴重,而在她病得奄奄一息時,師尊向她伸出了援手。她說:
「有一天晚上,正當我為病所纏,意識模糊,而且自怨自艾地默默流淚時,突然在朦朧中發覺師尊就在我身邊。至今我仍清晰地記得,他用溫柔的眼光告訴我許多「人虧天補」的道理,並且教我好好修道,一切苦厄都會逢凶化吉。」 師尊的諄諄教誨,像甘泉一樣滲入她胸中!心中的那塊硬給漸漸的化開了。淚水簌簌的落下,她感動於天恩的浩蕩,同時也慚愧於自己的一點病痛卻勞動了師尊老大人。師尊打開了她的心結,從此不再為病苦而鬱鬱寡歡,而病情也稍稍好轉,而這時她先生又尋訪到一帖極有效的秘方,病況一天天好起來。
但肝硬化是一種難以痊癒的病,稍微疲累又會複發,而李大嫂又是個閒不住的人,只要起得了床,便有一大堆想要做的事。所以不久她又再度病倒,而且接二連三的發病,嚴重到全身僵硬,躺在床上動彈不得。
「那時心想這次大概過不了關了,但心埵n不甘心,才四十多歲,還有好多愿未了,而且這一輩子所欠的天恩、父母恩都還沒來得及償還,要我走真是不甘心。」
她先生看情況危急,叫她趕快用三寶。她很勉強地把三寶用起來,竟然在剎那間僵硬的身體,突然軟了下來,但全身仍然虛脫無力,無法起身。
在床上躺了好幾天後,她先生找來一位常用三寶的道親,教她用三寶加持肝硬化的部份,而當他們一起用三寶時,突然間內心升起了一股感動,她感覺到她的病將被釋放,因為她感受到三寶奇妙的治病效果。
從前她也常用三寶,只覺得用三寶時:心情特別好,而沒有嘗試過治病,而從此她學會了用三寶來醫治自己。
「有時我先叩首,叩完幾千叩首後,再將手置於肝硬化部位,立刻有一種舒適從手心滲入病痛處。有時我先手抱合同、默頌真經,然後再將手敷於病處,每一次都感受到天恩師德的偉大。十年來的病痛,就在用「三寶」良方後漸漸痊癒。」 
三寶的體驗
重病得癒的李大嫂,身上散發著一種樂觀開朗的氣質。十餘年與病魔纏鬥,使他了解生命的可貴。戰勝死亡的經歷,更使她對人生有著更堅韌的忍耐力。她說:
我原是一個個性急躁,而且缺乏耐性的人。在十餘年肝病這種慢性折磨中雖然吃了不少苦頭,但也把我急躁的個性,一點一滴地磨掉了。」她的病漸漸痊癒了,而更大的收獲是從此她對「三寶」有了更強固的信心。在她痊癒的過程中,對三寶心法有深刻的體悟及印證。她說:
「一般人都以為用三寶就什麼事也不能做了,更有人目視玄關,像鬥雞眼似的用三寶。而事實上用三寶其實就是一種守本真心,守本真心則什麼事都能做。行、住、坐、臥無不是用三寶,我從前因為肝病的原故,騎機車經常眼花撩亂,頭昏腦脹的,但後來我意守玄關騎車,反而頭腦清晰,一點昏亂都沒有。三寶是讓我們心、識定於一 ,而只要定於一,則無處不是定了。」
於是她也開始宣揚三寶的好處,輔導道親用三寶存心養性,用三寶脫劫避難,但常有人心存懷疑,或者用而無效。對於這點她提出了用三寶時「存心」的見地。她說:
「三寶就像是一種無上的佛號般,用了便可以念念心安,而用三寶時最重要的便是誠、信、無為。如果心中無誠、不信,執著有意,則便無效了,因為欺騙了上天、仙佛,自然無效。我也曾抱著有意試驗的心去用三寶,或是有所妄求的用三寶,結果一點效果也沒有。修道最重要的莫過於誠、信、無為;用三寶更是如此。」
脫劫逐難,化險為夷
李大嫂常說自己是女身男命投錯胎,因為她個性剛直磊落亳不矯情,在她身上似乎看不到屬於女性的溫柔婉約。但很少人看得到她在剛直的外表下,卻包藏著一顆充沛無私的母愛。今年年初,她女兒受傷住院,她無微不至的照料,有時她先生要替女兒按摩手腳,女兒反而不願意而要媽媽,提起這件車禍事件,李大嫂不禁由衷地感念天恩師德。
這是今年年初發生的不幸車禍,車禍中她女兒整個身體被彈了出去又重重摔下,摔斷了頸子上第二節脊椎。醫生認為唯一可使她女兒不致癱瘓的方法便是開刀,將尾椎切下來,移植到已碎掉的第二節脊椎上。
當時他們的前人一聽到消息,止不住放聲慟哭,因為前人一向視這些道親們如自己的子女般,立刻發動了所有的佛堂,每天為她女兒叩求,尤其在開刀的當時,所有佛堂同時為其叩首。所以開刀房的醫生都覺得奇怪:「手術房怎麼充滿了檀香味?」原本消毒藥水味瀰漫的開刀房,在剎那間充滿了檀香。因為有不知多少佛堂正為她女兒焚香祝福啊!
手術果然出奇的成功,但尾隨而來的苦痛是要在她女兒頭上打兩個洞以便將頭用鋼索吊起來,以避免剛接上的脊椎跑了位置。回想起打洞,李大嫂仍心有餘悸。
「在好好的頭上打兩個洞,實在是令人不忍目睹。看醫生手上拿著一把像斧頭般的東西,在女兒頭上敲出鏗鏗的巨響,我不敢看躲到外面,但隔著一段長廊,一聲聲驚心動魄的聲音仍清晰的令人心痛,眼淚就不聽話的直流個不停。」
打在兒身痛在娘心,女兒雖不是親生的,但李大嫂一直視如己出。想到女兒小小年紀竟要受這種苦難,她只有誠心地用三寶,祈求老母減輕女兒的痛苦,而上天也垂愍她對女兒的用心,連醫生都不得不驚嘆她女兒的勇敢,通常病人都會為此哭天搶地,而她女兒竟然沒有叫痛,也沒有掉一滴眼淚,醫生都為她豎大拇指,稱讚有超人的勇敢。
醫院中熙來攘往,形形色色的病患,令她發覺面對命運面對苦難時人的無能為力。生老病死,那堨拲o人半分?她憾慨地說:
「我過去病了十多年,進出醫院也不知多少次。加上這次日夜住在醫院陪女兒,種種生生死死的場面更是令人觸目驚心。生死之間僅是一線之隔,有的病患半死半活的拖了十幾年,而有的還在談笑間,突然就走了。面對著這樣的人生,唯有修道才能真正主宰自己的命運,而不被生死主宰。」
在醫院的將近一個月間,她們母女倆依靠著三寶渡過了一切的難關,也對三寶有了更深的體悟與契入。她說:
「病房中二十四小時都不得安寧,總是有人進有人出,所以要陲一覺都很困難。加上女兒經過手術後,生理、心理的耗損與苦痛本就難以言喻,頭又被鋼釘吊著,二十四小時一點動彈不得,肌肉、筋骨酸痛更令她難以入眠。所以我每天都要幫她全身按摩,以減輕她的痛苦,按摩後便跟她說:來,我們來合作,一起用三寶。就這樣,不到五分鐘兩個人都睡著了。那些出出入入的人,一點也沒有干擾到我們睡覺。」
雖然她女兒康複的情況很好,但李大嫂仍是憂心仲仲,因為在醫院中她看到很多和她女兒一樣脊椎受傷的病例,而令人恐懼的,大部份都是半身不遂或全身癱瘓。有許多病患家屬向她訴苦,多是耗盡了家產仍毫無起色,半死半活的拖著。她想到女兒這樣清秀這樣年輕,怎可遭受這種殘酷的命運?於是更盡全力照顧她,並且天天用三寶祈求「希望女兒早日恢復健康,脫離劫難。」在三寶的護持下,她女兒不到一個月時間便迅速復元,且回到學校上課了。起先眼球不能轉動,她十分焦急,以為是永久性的神經損傷,但不久便完全恢復了。如今和每個正常的孩子一樣可以活蹦亂跳,車禍像一場惡夢般永遠過去了。
看到她活潑可愛的女兒,不得不承認這是一個多麼不可思議的恩典!那麼強烈的撞擊,連骨頭都完全跌碎了,竟然沒有傷害到神經,也沒有造成其他永久性的傷害。
「只有感謝天恩浩蕩還有前賢們為女兒叩首的難報之恩。在女兒住院這段期間,我們一家人蒙太多的天恩照顧,甚至醫藥費原本是我們傷腦筋的事,沒想到有一天就在醫院中,我先生遇到一位舊識,一聽到女兒的消息,就主動為我們四處奔走,辦理免費醫療。經過了這一個事件,我覺得虧欠天恩太多,也虧欠前賢、朋友太多。」
這次的劫難雖然也使他們一家人飽嚐驚嚇,但也令他們對三寶的殊勝有了切身的體認。李大嫂對三寶做了以下的結論:「三寶便是道,只要抱守住三寶便是抱守住道,也是與仙佛、老母同在。因為在醫院時,我時常用三寶,所以時常都聞到發於佛堂的檀香味一陣陣傳來。」
開荒辦道,報恩了愿
如今在修道的路上,她己走過了二十幾個年頭,歷經過早年開辦的艱辛,也目睹過無數仙佛顯化的神蹟,更身蒙天恩,醫治了她的病與拯救她的女兒。「道」可以說完全改變了她的生命,使她從一個凡俗的美髮小姐轉變成一個對生命有真實體悟,且能掌握自己命運的修道新人生。她常說:「在這一生中,什麼人都有辦法還,唯有父母恩和天恩永難報償。尤其是天恩,實在是粉身難報。」
為了報恩了愿,在她女兒已可以完全自己行動後,她暫時放下了家務,前往東南亞開荒辦道。在開荒的過程中雖然也經歷了許多艱困,但她收獲得更多。
「出去開荒才感受到前人們到台灣開荒下種的艱困歷程,在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要渡人、辦道、設佛堂,是多麼不容易?還好有前賢幫忙,還有仙佛眷顧,所以也順利的在馬來西亞建立了佛堂。」
台灣的道場因已過了開荒時期,進入收圓時期,所以仙佛顯化逐漸減少,而且再再叮嚀應走上認理歸真。而東南亞因仍處開荒階段,所以仙佛處處助道顯化,李大嫂這一行也看了不少顯化,而在她自己身上也發生過一段顯化:為了建立佛堂,我在馬來西亞幾乎沒有休息的時間,晚上就睡在裝潢中的佛堂,而那一天特別疲倦,我邊睡邊用三寶,而朦朧間我竟然自己為自己開刀,從胸腹中抓出好多污穢的東西。醒來時夢境仍歷歷在目,後來告訴一個當地的前賢,而這位前賢反問我:「身體是不是覺得比較舒服一點?果真這一覺醒來連日來的疲累都消失了,精神抖擻。原來這種顯化在當地經常發生,有時是仙佛來開刀,有時自己開刀,結果都是箇疾盡除,身心舒爽。」
上天真的很眷顧她,在她這一生中,已經蒙仙佛拯救,死奡_生三、四次了,而這次也許是把病根也除去了吧!在東南亞開荒時,她也把她一生所遭遇的困厄及三寶的珍貴,做了一次令人感動的見證,鼓舞了當地的道親對道對三寶的信念。她說:
「在這三期未劫,老師為了救渡眾生,可以說已是挑著三寶沿路販賣了。為的只是要渡眾生上岸,而眾生迷昧將珍寶視若糞土,而我們天道弟子所能做的便是替老師推銷三寶,讓更多的眾生能脫離苦海,登上這艘三寶法船。」
由於東南亞一帶十分欠缺開荒人手,所以李大嫂決定再出去,將道在她身上點燃的光與熱,帶到更多地方,也照亮更多黑暗枯竭的心靈。
回修道故事集